“营改增”后广安地税收入发展问题研究

【编辑日期:2018-06-05 】【点击数:】 【来源:】 【关闭
                                                      广安市地方税务局  向定祥

 

摘要:“营改增”全面实施后,地税收入结构性矛盾及后续发展乏力等问题逐渐突显。本文结合广安地税实际,从收入规模、地税收入与地方经济的关联性、税源、税种、税收管控等角度入手系统阐述“营改增”后地税收入现状以及对地方税收的影响,并从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税收体制改革、征收方式转变三个方面提出了促进地税收入发展的建议。

关键词:营改增 地税  收入

 

“营改增”是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提振经济的重大举措。自201651“营改增”全面实施后,广安市地税局主动融入改革发展大局,全面落实“营改增”政策,纳税人在充分享受政策红利、增强发展后劲的同时,地税收入结构性矛盾及后续发展乏力等问题也逐渐突显,亟待研究解决。

一、“营改增”后广安地税收入现状

(一)地税收入规模锐减。自广安地税成立以来,营业税作为地方税源的主体税种,一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收入的稳定性、相关税种的带动性、对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性,都是其他税种无法取代的。从表1可以看出,营业税收入占地税税收收入的比重呈逐步走高趋势,2015年占比近四成,达38.22%20165月全面推开“营改增”后,全市实现地方税收收入49.12亿元。其中,营业税15.83亿元。剔除营业税后地方税收收入仅33.3亿元,下降幅度为32.23%。其中,市县级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3.96亿元,占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38.03%,较2015年下降了18.88个百分点,下降幅度为33.18%20112016年,全市共实现地税税收收入223.29亿元。其中,营业税收入78.2亿元。若剔除营业税,税收收入规模下降到145.09亿元。

1  20112016年全市营业税收入占比情况

 

 

 

 

单位:亿元

 

税收收入

营业税收入

占比(%

剔除营业税后税收收入

2011

22.5

7.4

32.89

15.1

2012

27.69

9.18

33.15

18.51

2013

33.78

11.96

35.41

21.82

2014

41.53

15.23

36.67

26.3

2015

48.67

18.6

38.22

30.07

2016

49.12

15.83

32.23

33.29

(二)地税收入与地方经济关联度下降。一是宏观税负降低。地税含营业税和不含营业税的宏观税负变动趋势基本一致,均呈现持续小幅上升趋势,地税宏观税负(含营业税)从2011年的3.41上升到2015年的4.852016年由于只征收5个月的营业税,税负降至4.55;地税宏观税负(不含营业税)从2011年的2.29上升到2016年的3.09(见表2)。“营改增”后,地税宏观税负明显下降。2016年,单位GDP对地方税收的贡献从4.55下降至3.09二是税收弹性系数呈下降趋势。2017年以前,营业税作为地税第一大税种,对税收总量的贡献十分突出,与经济增长关联度较高。近3年来,地方税收(含营业税)弹性系数分别为2.271.633.56,地方税收(不含营业税)弹性系数分别为2.041.351.36(见表2)。“营改增”后,地税税收弹性系数下降明显,经济对地方税收的带动作用弱化。三是固定资产投资对建安房地产业税收支撑作用减弱。201615月,全市固定资产投资615亿元,同比增长12.2%。其中,房地产业开发投资116亿元,同比增长43.4%,带动建安房地产业实现税收20.34亿元,同比增长36.87%。“营改增”后的612月,全市固定资产投资684亿元,同比增长17.1%。其中,房地产业开发投资142亿元,同比增长37.86%,带动建安房地产业实现税收12.43亿元,同比下降0.3%,增幅下降37.17%

2  2011-2016年广安市宏观税负、税收弹性情况统计表(地税)

 

 

 

 

 

 

 

 

 

单位:亿元

年度

GDP

含营业税

不含营业税

地方税收

宏观税负

弹性系数

地方税收

宏观税负

弹性系数

总量

增幅%

总量

增幅%

总量

增幅%

2011

660

15.3

22.5

34.13

3.41

2.23

15.1

40.13

2.29

2.62

2012

752

14.0

27.69

23.09

3.68

1.65

18.51

22.58

2.46

1.61

2013

835

11.0

33.78

21.98

4.05

1.99

21.81

17.8

2.61

1.62

2014

920

10.1

41.53

22.96

4.51

2.27

26.30

20.6

2.86

2.04

2015

1006

10.6

48.67

17.18

4.84

1.62

30.07

14.3

2.99

1.35

2016

1079

7.9

49.12

28.09

4.55

3.56

33.30

10.7

3.09

1.36

                                 

(三)税源结构发生深刻变化。一是税源结构零星分散。“营改增”后,地方税收主体税种以所得税和财产行为税(简称“财行税”)为主。近年来,所得税和财行税虽然占比不断上升,但增幅一直下降,所得税占比由2014年的28.47%上升到2016年的42.01%,但增幅从30.65%下降到10.84%;财行税占比由2014年的33.08%上升到2016年的48.8%,但增幅从13.48%下降到8.71%。以2016年(不含营业税)为例(见表3,全市纳税过亿元企业仅1户;纳税5百万以上118户,实现税收203486万元,税收占比为61.11%;纳税5百万以下纳税人87973户,实现税收129472万元,税收占比为38.89%;纳税1百万元以下纳税人87703户,实现税收67547万元,户均纳税不足万元。二是自然人纳税人比重提高。“营改增”后,地方税收纳税主体发生改变,非固定业户成为常态,固定企业纳税比重下降,个体工商户主体税种征管权移交至国税,自然人纳税比例提高,今后地方税收纳税主体将呈现体量大、固定性差、信息零散、税收遵从度不高等特点。三是行业集中度下降。2016年,全市房地产业、建筑业和金融业实现税收36.28亿元,占全市税收比重为73.8%,是地方税收支柱性税源。若剔除营业税,税收占比下降到65%,下降8.8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业从40.4%下降到35.8%,建筑业从26.3%下降到22.6%,金融业从7.1%下降到6.65%,仅工业税收占比从8.5%上升到12%。其中,制造业上升1.5个百分点,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上升1.3个百分点,公共管理行业从7.0%上升到9.8%,租赁和商务服务业3.2%上升到4.6%

3  2016年广安市纳税情况统计表(地税)

级距

含营业税(万元)

不含营业税(万元)

户数

纳税金额

占比(%

户数

纳税金额

占比(%

1亿元以上

1

10677

2.17

1

10677

3.21

5千万元以上—1亿元

7

53906

10.97

5

41548

12.48

1千万元以上—5千万元

84

179142

36.47

55

112745

33.86

5百万元以上—1千万元

108

73426

14.95

57

38516

11.57

1百万元以上—5百万元

372

83744

17.05

270

61925

18.60

1百万元以下

87528

90350

18.39

87703

67547

20.29

二、“营改增”对地方税收的主要影响

(一)支柱税源缺失,地税增长动力迟滞

20112015年,全市组织地税税收收入分别为22.5亿元、27.69亿元、33.78亿元、41.53亿元、48.67亿元,年均增长21.28%(若剔除营业税年均增长18.80%)。其中,营业税收入分别为7.4亿元、9.18亿元、11.96亿元、15.23亿元、18.6亿元,占税收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2.89%33.15%35.42%36.67%38.22%,年均增长25.91%,高出同期税收平均增幅4.63个百分点,营业税作为地税支柱税源,呈持续攀升趋势。“营改增”后,地税收入下降非常明显,2016年前5月,地税部门月均入库税收5.83亿元,“营改增”后的612月,月均入库税收2.86亿元,下降比例达50.9%。从表4看出,全年营业税静态至少减收27.75亿元,“营改增”的全面实施,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地税收入的增长空间。

 “营改增”对广安地税收入减收情况

行业

实施时间

地税收入静态减收(万元)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小计

交通运输业

2013.8

869

2638

2638

2638

2638

11421

现代服务业

2106

8876

8876

8876

8876

37610

铁路和邮政业

2014.1

-

226

226

226

226

904

电信业

2014.6

-

2392

4279

4279

4279

15229

房地产业

2016.5

-

-

-

48358

129643

178001

建筑业

-

-

-

37248

92975

130223

金融业

-

-

-

11197

24607

35804

生活性服务业

-

-

-

6375

14240

20615

合计

 

2975

14132

16019

119197

277484

429807

备注:静态减收以上年同期入库营业税为标准,未考虑增长情况。

(二)主体税种消失,地税聚财职能削弱

营业税作为地方税收主体税种,“营改增”前一直占全市地方税收收入的1/3以上。“营改增”后地方税收最大主体税种消失,地税组织收入职能弱化。一是按照税制改革“只减不增”让利企业的总体目标,企业缴纳的增值税相对于缴纳营业税的税负下降,相应的附加税费随之减少。20171季度,全市城建税同比下降9.27%,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费附加分别下降13.12%11.85%,三项附加合计减收1228万元。二是“营改增”压缩地税企业所得税增长空间。按照现行税收政策,缴纳增值税的企业,企业所得税由国税部门征管,缴纳营业税的企业,企业所得税由地税部门征管。“营改增”后,新办企业全部由国税征管,进一步压缩了地税收入增长空间。三是“营改增”后地税对组织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贡献作用降低。广安地税系统组织的市县两级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全市的比重由“营改增”前的60%下滑至“营改增”后的40%,地方级税收收入比重由“营改增”前的90%下滑至“营改增”后的60%,地方税收聚财职能作用大大弱化。

全市地税公共预算收入完成统计表

年度

含营业税

不含营业税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地方级税收收入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地方级税收收入

全市

地税

地税占比%

全市

地税

地税占比%

全市

地税

地税占比%

全市

地税

地税占比%

2011

27.8

14.9

53.7

16.4

13.8

84.0

27.8

10.8

38.7

16.4

9.6

58.6

2012

32.1

18.1

56.5

20.0

17.0

85.1

32.1

12.9

40.3

20.0

11.8

59.2

2013

38.6

21.5

55.8

23.7

20.8

88.0

38.6

14.8

38.3

23.7

14.1

59.5

2014

46.0

26.7

58.1

29.2

25.8

88.3

46.0

18.2

39.6

29.2

17.3

59.3

2015

56.7

32.3

56.9

34.8

30.6

88.1

56.7

21.6

38.0

34.8

19.9

57.4

2016

64.2

32.0

49.9

36.9

29.9

81.1

64.2

24.0

37.3

36.9

21.9

59.3

(三)管控手段丧失,地税征管难度加大

1994年分税制改革实施后,地税部门的管理重点、征管制度、管理措施等基本上都是围绕营业税这个主体税种设计,特别是依托营业税设计的“以票控税”管理手段,在“营改增”前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营改增”后,这些管控手段陆续丧失,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纳税遵从度下降,税收管理难度进一步加大。一是主动申报意识不强。“营改增”后,流转税全部交由国税部门管理,地税部门传统的“以票控税、以证控税”功能作用丧失,部分纳税人对地税部门的催报催缴、限期整改等管理措施的重视程度减弱,主动纳税申报意识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二是准确申报率不高。“营改增”后,地方税源普遍零星分散、税额较小,纳税违法成本较低,即使受到处罚,金额也不大,对纳税人的教育、威慑作用减弱,导致纳税人主观或者客观上存在少申报税款的意识和行为,容易形成欠税等现象。2016年,全市欠税余额2.08亿元,2017年前4月新增欠税3318万元。三是税收流失风险增加。“营改增”后,地税部门征管重点向自然人纳税人转移,但该部分税源流动性大、隐蔽性强,地税机关无法准确全面掌握纳税人资金流向及生产经营等情况,容易导致相关税收流失。20171季度,全市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与流转税类的比值为9.36%,较2016年下降0.74个百分点。

三、“营改增”后地税收入发展的路径选择

(一)经济发展方面:加快经济转型升级发展,努力实现经济与税源同步协调发展,重构地方税源新格局。

1.加快推进工业转型升级。深入实施工业强市战略,做大做强产业和园区,不断壮大骨干企业经济实力,积极培植新的税源增长点。尤其要加快各产业园区企业规模化发展、集团化发展、精细化发展步伐,不断提升税收增长潜力。结合广安实际,围绕主导优势产业,扶优做强骨干企业,着力培育医药、橡胶及塑料、轻纺等税收贡献较大产业,加快推进农副食品加工、轻纺业、机械加工及装备制造、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发展,引领产业集约集群发展加强企业培育引导,加快研发中心建设,对科伦药业、诚信化工等发展潜力大、税收贡献突出的企业要大力支持引导,不断提升纳税贡献度。推进工业企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不段提升企业竞争力,形成支柱性税源。

2.加快改造传统产业。以深入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契机,加快改造升级传统产业发展步伐,通过调控政策、金融政策、税收政策等手段,坚决压缩淘汰落后产能,推广运用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新材料,通过高新技术对传统工业的渗透,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功能,鼓励传统产业企业改革创新,培育传统产业企业发展新动能,着力提升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

3.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大力引进科技创新创业人才,依托广安职业技术学院和电子商务平台,全力推进“互联网+”计划。加快发展现代物流业,重点发展与广安优势产业相匹配、与城乡统筹发展相协调的物流园区,大力发展物流龙头企业,提升物流业发展水平。发挥邓小平故居、华蓥山红色旅游景区的优势,结合广安自然资源特点,重点发展乡村旅游、休闲度假旅游项目。大力发展健康养老、会展、文化创业等新型服务业,促进现代服务业提质增效。

4.加快培育新兴产业。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因地制宜、因“势”制宜,推动精细化工、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制药、节能环保等新材料、新产业发展。充分利用广安工业园区优势,增加产业园区投入,设立专项引导资金,加大融资支持,扩大直接融资规模,引导和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发展,尽快形成一批规模较大、纳税能力较强的新兴支柱企业。

(二)税收政策方面:加快税收体制改革,建立事权与财权相匹配的财税体系,稳定地方性财税收入,重构地方税费新体系。

1.完善地方税体系。长期以来,全市地方税收入以营业税和与土地相关的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契税为主,税源结构单一,容易出现大幅度波动,应尽快完善地方税体系,拓展地方税基,建立稳定的地方税收体系,保障地方政府财力供给。一是扩大房产税、土地使用税征收面,适时简并税种推出房地产税,建立健全以财行税为核心的地方税体系。二是扩大资源税征收范围,强化收入功能、兼顾级差调节,充分发挥税收促进环境保护和资源能源节约利用的作用。三是重新调整国地税征管范围,如与地方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消费税和车购税划归地税部门征收,作为地方政府的固定收入等。四是逐步清费立税,明确企业税费负担,增强国家税收的严肃性,减少地方规费的随意性。

2.理顺国地税征管职能。继续深化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进一步明确国地税征管职能,切实解决国地税职能界定重叠、职责分工交叉等问题。一是国地税共同管理的企业所得税,要进一步明确由其中一家税务部门负责征管,避免出现税源管辖权不清、税收执法不够统一等问题。二是明确附征税费将协商代征改为法定代征。“营改增”后,增值税由国税部门征收,而城建税、教育费附加等附加税费由地税部门征收,容易出现因信息不畅而漏征漏管地方税费的情况,目前各地大多采用地税部门协商委托国税部门代征的方式。

3.拓展税费征管职能。按照便利征管、节约行政资源的原则,将政府部门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政府性基金等非税收入项目,逐步改由地税部门征收,如涉及人多面广的社保费由地税部门征收。目前,社保费涉及自然人量大面广,征收方式单一。近年来,地税部门代征工会经费、残保金已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征管力量非常充足,征管体系也比较完善,如社保费由地税部门负责征收,地税部门可以利用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和个人所得税征管等信息对社保费进行比对核查,征管效率将提升,行政成本将下降。目前,广东、河南、云南、重庆等22个省市的社保费已经移交地税部门负责征收。

(三)征收管理方面:加快征管方式转变,推进税收征管体制和征管能力现代化建设,重构税收管理新机制。

1.努力夯实税收管理基础。一是持续改进税收管理制度。推动管户制向管事制转变,建立以税源管理为核心的税收日常管理制度。建立电子税务局,推行网上申报和自主办税,实现税收管理由主要依靠事前审批向加强事中事后管理转变。二是分类管理行业和税种。按照纳税人和涉税事项特性,科学划分纳税人属性,对不同类型纳税人,实施规范化、专业化、差异化管理。根据行业和税种特性,强化税种精准管理,提升税源管理质效。三是强化税收风险管理。利用金三系统,对纳税人实施动态监控,全面扫描税收风险,对重点企业、重点纳税人,从微观层面开展单户风险分析,强化风险识别和风险应对管理。四是建立自然人管理体系。完善自然人登记管理制度,建立以自然人身份证号码为唯一标识的税收管理系统,搭建网格化管理平台,整合银行、房管、工商等部门数据信息,形成一人一档的自然人征管信息库。

2.持续创新税收管理方式。一是信息管税。推进信息管税战略,加快信息工程建设步伐,加强综合治税平台建设,推进第三方数据交换,完善涉税信息交换制度机制,做好交换数据比对工作,保障数据质量,提高数据可用性,提升税收治理水平。加强数据分发、决策辅助和金三外围系统建设,实现多系统信息数据融合,发挥税收大数据优势,提高数据增值利用水平。二是合作管税。增强税收工作合作意识,继续深化国地税合作,进一步完善国地税合作机制,创新合作模式,拓宽合作渠道,丰富合作事项。重点协同做好建安房地产、外出经营活动税收管理、个体工商户定税管理及批量扣税等合作事项,联合推进税收信用信息应用、联合税务稽查等工作,提升合作管税质效。三是信用管税。建立促进纳税机制,加强纳税信用等级日常管理,营造“守信激励、失信惩戒”的浓厚社会氛围。深入推进银税合作,促进企业发展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落实“黑名单”及联合惩戒制度,公开曝光欠税大户,集中处罚欠税典型,不断营造诚信纳税氛围。

3.不断强化税收管理保障。一是法律保障。目前房产税、耕地占用税、契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资源税、印花税大多以暂行条例实施,立法层次较低,应推动尽快立法,提高其法律效力。推进公安派驻税务联络机制工作,保障税务部门税收保全、强制执行等措施落地落实。强化税收司法保障机制建设,加强涉税案件专业化建设,由相对固定审判人员、合议庭审理涉税案件,提高案件审理的公信力。二是机制保障。建立人力资源保障机制,根据税收征管程序和风险管理流程,将税源管理职责进行科学分解、合理分工,尽量使人力资源配置向征管一线倾斜。建立税收管理工作长效机制,落实信息反馈、情况通报、督促问责等制度,实现税收管理保障制度化,确保税收管理保障工作取得实效。三是人才保障。实施人才强税战略,推进人才培养储备,加大对纳入素质提升115’工程专业骨干和岗位能手等各类人才库人员的管理培养,用好用活各类专业人才。对专业性较强的职位实行聘任制,解决专业性人才和税务部门人员流动性不足等问题。全面推行职务和职级并行制度,大力推进地税系统“二次创业”,充分激发干部职工干事创业、有为有位的工作热情。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