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间税收竞争新趋势下的中国对策思考

【编辑日期:2017-11-13 】【点击数:】 【来源:】 【关闭
 宜宾市国家税务局课题组

 

摘要:经济全球化引发了国际间的税收竞争。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向更深层次演进,国际间税收竞争呈现出新的趋势,对各国经济和税收产生了新的影响,世界经济正处于新一轮新旧秩序更迭期。本文通过分析国际间税收竞争的新趋势对中国经济、税收的影响,思考中国作为竞争参与者,面对不断发展变化的国际经济形势,应顺势而为提升竞争力,在主导亚太区域经济、税收一体化的战略定位下深化税制改革、营造有利环境、打造区域合作升级,更有力地为经济全球化与国际税收新秩序的建立承担大国责任。

 

关键词:经济全球化  国际间税收竞争  新趋势  国际税收新秩序 

 

 

 

经济全球化在各个发展阶段都呈现出与之发展程度相适应的经济特征,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向更深层次演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已成为现阶段的主要经济特征。国际税收竞争不仅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而且是各国提升综合经济实力的有效调控手段,各国对国际税收竞争的研究也需要与时俱进。欧盟是欧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产物,其成员国之间在税收上已实现高度的一体化,相对而言,亚太区域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地位不断提升,而我国作为亚太区域重要经济体,在现有的国际税收理论上仍侧重于国与国的竞争,不能完全适用于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下的国际税收关系研究。因此基于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下的国际税收竞争研究有助于弥补现有理论的不足,对现阶段在区域范围内通过税收合作提升区域竞争力有一定借鉴。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所处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中的作用重大。本文主要站在中国视角进行战略定位,思考应对国际间税收新形势的策略,全文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阐述当前国际间税收竞争及其发展新趋势;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主要透过新趋势分别分析了经济和税收方面的影响;最后在第四部分提出了应对策略的思考。

 


一、国际间税收竞争及其发展趋势

 (一)经济全球化引发国际间税收竞争

在生产力发展,特别是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全球经济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的过程和趋势被视作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既为世界各国带来了发展的优势,使其能充分调动各种经济资源,但是也导致了国际经济资源竞争趋势的加剧。经济全球化使得国际大市场的形成,税收国际化成为必然,研究表明:“各国间的税基、税率和税收监察等方面的差异不可避免的对国际间税收收益、税收公平制度产生影响,从而产生了各个国家间的税收博弈,各国间的税制调整演变为税收的竞争。”[1]

(二)国际间税收竞争的发展新趋势

税收竞争自产生起就不断发展、充实、繁衍、扩散。由于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面对国际经济动荡和激烈竞争,各国尤其是经济发达国家为了提高本国竞争力,相继实行降低国内税收负担政策,掀起一波又一波世界减税浪潮,使得税收竞争在全球范围内铺开。税收竞争面临两条发展轨迹选择,有学者将其称为“自然趋势”和“理性趋势”。

“自然趋势”观点认为,如市场价格竞争一样,无休止地大打价格战,无疑会造成双方或多方的效率共同损失。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加深进一步推动了贸易自由化、资本自由化、人员跨境流动频繁化,通过税收竞争已经获得全球化利益的国家总想保住胜势扩大优势,在首先稳住本国经济资源的同时,想方设法提升税收竞争力去吸引他国流动资源;而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的国家和地区想方设法采取更进一步的竞争措施,争取扭转局势。这样税收竞争的范围越来越广、程度愈来愈深,终将导致正面效应被其负面效应逐渐蚕食和代替,税收冲突与对抗难以避免。

“理性趋势”观点认为,税收竞争是经济全球化下国际税收关系的阶段性产物。为了避免过度恶性税收竞争的出现,理性的各国政府将携手合作,寻求共同利益最大化,经过磋商与协调,合作会取代恶性竞争,沿着“适度有序的税收竞争一税收协调一税收一体化”之路走下去。

事实表明国际税收竞争正沿着“理性趋势”发展。自世界减税浪潮后,随着税收竞争方式由对抗性竞争转向柔性竞争,各国进入税收协调阶段,而区域经济一体化进一步促使了区域性的税收一体化,当前,处于后一体化阶段的国际税收竞争呈现区域性税收合作和区域间组团式竞争的新趋势。

二、新趋势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一)有助于我国经济结构性调整


区域税收一体化可以使区域内各合作国之间资源流动的障碍有所减少甚至是达到消除的状态,使合作国的福利增加,更好促使区域经济共同体的实现。合作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以及其他障碍的消减,扩大了区域市场规模,有利于利用有限资源提升要素供给质量,在更大的市场范围内解决我国国内供给与需求长期失衡的矛盾。

  (二)助力我国开放型经济升级

    “引进来”和“走出去”是中国发展开放型经济的双引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长期坚持“引进来”发展战略,但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受到国际竞争的诸多限制。当前,区域经济一体化为我国“走出去”战略的实施提供了广阔舞台,“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更是我国开放型经济升级的重要体现。它将中国技术、产能、资金优势转化为市场与合作优势,改变沿线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落后、体制政策缺失、经济发展水平总体较低的局面,引发潜力,整合结构,使之“错位发展”、自主发展,并对外输出优势资源或产品,实现整体加速与提升。

  (三)税收竞争传统性影响仍然存在

    与区域性合作并存的则是区域间组团式竞争,与传统的国家间竞争相比其影响的实质不变。一是继续影响我国资本市场。直接的影响表现在:“国际税收竞争优化了国际市场坏境,以此来吸引大量的外来投资商,自然而然的带活了国内经济的发展”[2];而间接的表现在他改变了我国的产业结构,推动了我国基础产业的升级,使我国的产业结构朝着环境友好型经济发展的方向发展。二是对我国产业结构的影响。表现在 “国际税收竞争积极地促进我国基础设施的建设,在税收方面国家给予适当的降低,减轻赋税负担,通过引导使国家的产业结构变得复杂,而一个复杂的产业结构会使国家的经济发展更加综合、更为容易,同时很多必要的基础产业也会在税收政策的调控下积极发展,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3]”三是对我国公共财政支出以及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国家为了营造良好的经济坏境而才采取的一系列如降税的优惠政策,会给国家的财政收入产生一定的影响,表现在:“国家可能为了优化经济环境而举外债来弥补由于降税而损失的财政收入,最终会造成国家的财政赤字。但由于降低了税收,许多国内人才、企业愿意留在国内发展,同时还可以吸引大量的外国人才,为国家的发展补充足够的生力军。不仅如此,大量的外来投资产业进驻中国市场,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有效地减轻了民众的就业压力,满足了民众就业的需求,并且外来的投资产业也会带给国民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和先进技术,无形中提高了我们国家就业者的综合素质,最终也会带动经济的发展。”[4]


 

三、新趋势对中国税收的影响

 ()给现行税收体制带来挑战

自改革开放以来,为适应经济全球化以及国际税收竞争的需要,我国不断学习借鉴外国税收立法和管理经验,税收制度不断与国际接轨,形成了当前的税收制度体系。随着区域一体化趋势的发展,要求对国内税收体制在优化资源配置、消除跨境投资障碍、维护区域内整体市场的统一和税负公平方面承担更加重要的职能。例如当前在国际税收工作中暴露出税收优惠政策导向性弱、税收服务跟不上企业“走出去”步伐等问题。

(二)影响国内税收政策制定方向

    在新趋势影响下,中国既要提升参与国际税收竞争的竞争力,也要不可避免地对国内税收政策进行调整,从结构上改革以适应国内市场和区域市场的统一。在供给侧经济改革中,根据“拉弗曲线”所揭示的供给学派减税政策,进行了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改革等一系结构性调整,同时促进了我国涉外税收优惠制度的不断完善,更加注重税收优惠政策的适度原则和效益原则,使其既符合国际惯例又符合同周边国家引资竞争和国家产业发展的需要。

四、应对国际税收竞争新趋势的思考

(一)在新趋势下的战略定位问题

    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迅猛发展,促使世界上主要经济体如欧盟、北美自贸组织、APEC纷纷加紧行动,尽力构筑自身发展的地区依托,期望能够达到最大限度地获得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好处,同时又能规避掉经济全球化给本国带来的伤害。不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选择,中国都应该在亚太区域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充分利用优势互补,取长补短的原则,共同发展、共同富裕,主导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提升区域竞争力。

(二)税制改革与税收环境营造


税制改革方面,统筹国内外资本发展需要有相应的税收制度与政策。税收是否应该做到中性以及如何实现相应的目标,一国视角与国际视角的差异,“引进来”与“走出去”对税收需求的差异,资本输出后国家税收权益的保障,都是税收制度与政策选择必须解决的难题。

环境营造方面,可以利用财税政策进一步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拓宽民间投资渠道,引导民间资本回归实体经济。同时,还要加快金融体制改革,让金融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位,构建与企业构成相匹配的多层次金融体系,打造竞争有


序的金融生态。

(三)打造税收协调合作升级版

1.在区域税收协调进程与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匹配上应具备前瞻性。

一般说来,税收一体化要滞后于经济一体化,例如一些学者认为:“现阶段对于直接税和间接税税制的协调,受制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阶段,目前还无法对核心税制内容进行全面的协调,若是不顾区域经济一体化尚处于自由贸易区阶段的事实,将税收协调的阶段目标定得过高、推进过快,既无法达成税收协调的目的,也会影响当前税收协调的重点”[5],主张税收协调不超越区域经济一体化阶段。但如果站在前文所谈的战略定位角度,中国有必要对国内税制改革的同时前瞻性地加强区域税收一体化的引导和协调。

2.优化法律与组织方面的保障措施。

当前,中国对区域税收协调主要是通过成员国政府运用外交手段推进的,缺乏像欧盟《罗马条约》一样的税收协调基本法律框架,不利于税收协调的全面可持续进行,而欧盟税收协调取得的成就正是在法律的保障下实现的,因面需要建立税收协调的法律保障措施。当前中国亟待建立统一的税收合作研究机构对税收合作进行专业的研究,可以在区域内聘请税收专家组成税收合作的研究机构,并将研究成果提供给各成员国参考,为区域税收合作的发展提供建议。同时还要逐步健全税收合作的执行机构,实现整个组织体系的整合,为区域税收一体化的发展提供组织保障。

3.建立协调利益补偿机制。

中国与亚太周边国家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各国受税收协调的具体影响不同,有些国家在协调中获益较大,而有些国家获益较少、甚至出现税收利益的损失,因而,为了实现税收协调的顺利推进,就必须学习欧盟,建立成员国之间的税收协调补偿机制,补偿在税收协调中为了区域整体利益而造成自身损失的成员国,以便实现税收协调的共赢,保障税收协调的顺利实施。可以通过建立共同发展基金,给在税收协调中出现税收利益损失的国家提供补偿,同时还可以通过共同发展基金和各国的优惠贷款支持区域内的落后地区发展经济,以便为税收协调的进行扫除经济障碍、奠定经济基础。在实践中,税收补偿的方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各种补偿方式的不断完善构成税收协调的补偿机制,从而为税收一体化的长远发展铺平道路。

4.加强政治文化的沟通。

中国与区域各国之间在政治制度和民族文化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同时区域内还存在领土争端、资源争夺等问题,致使各国在政治上存在一定的矛盾、文化上存在一些隔阂,都影响着区域内的经济合作和政策协调。因此,区域税收协


调的进行离不开区域的和平稳定和互信互利,各国应加强在政治和文化领域的沟通与合作,创建和睦的区域政治环境和融洽的文化交流氛围,为区域内的经济合作营造良好的政治和文化环境,为区域税收协调的发展奠定政治和文化基础。

 

 

参考文献:

张慧琴. 从国际税收竞争走向国际税收合作[J]. 企业研究, 2013, (24):

葛凤华. 国际税收竞争的概念及对我国经济的影响[J]. 中国商界(下半月), 2012, (14):

张放. 国际税收竞争对我国税收的影响及应对措施[J]. 地方财政研究, 2007, (10):

朱海涛. 国际税收竞争下我国税制改革的趋向[J]. 科技致富向导, 2012, (14):

靳东升. 国际税收领域若干发展趋势[J]. 国际税收, 2013, (7):

张苓. 我国国际税收竞争与协调的路径选择[J]. 黄海学术论坛, 2012, (1):

陈潇潇. 中国税制在国际税收竞争下的改革策略[J]. , 2012, (7):

施本植. 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中的税收协调[J].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2, (2):

车明辉. 税收一体化产生的原因及其影响[J]. 涉外税务, 1990, (7):

杨志勇. 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财税政策研究[J]. 税务研究, 2015, (6):

闫如松. 谈国际税收竞争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影响及对策[D]. 吉林:吉林财经大学, 2010.

 

                     宜宾市国家税务局课题组成员:

        张文兵、梁爱和、冯聪、钟庆、杨祎、汪凯

 

该文已发表于经济日报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税务改革创新与税收现代化建设实务》

[打印]      [关闭]